首頁 > 公益資訊 > 新進展丨家暴受害者們

新進展丨家暴受害者們

時間:2019-03-29 18:46:48

反家暴

我叫小佳,今年10歲,上小學四年級,還有一個8歲的弟弟,上五年級。自從我記事以來,我父親常常酗酒,喝醉后會對媽媽、弟弟和我拳腳相加。這種事情經常一個月要發生好幾次。

等我們懂事后,一看到爸爸開始喝酒,我們姐弟倆就偷偷溜出去。這樣我們就可以“逃過一劫”??墒?,我們的媽媽卻沒那么幸運,她常常都會爸爸無情的拳頭打得鼻青臉腫。

反家暴

△ 圖片源于網絡

有一天,我回到家中,看到本該在外工作的媽媽頭發散亂,淚流滿面的坐在家里的床上。媽媽告訴我說,因為爸爸跑到媽媽工作的地方跟媽媽吵,所以媽媽也沒法上班了,只得回家。

媽媽沒再工作了,這對我們本來就貧困的家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,我和弟弟在學校的餐費都成了一個難題。為了不讓媽媽為難,我和弟弟決定回家吃午飯。不知為何,家里沒錢讓我們在學校吃午飯的事情被班上多事的小勇給捅了出來。我感到同學們都在用異樣的眼神在看著我,我也很擔心,萬一爸爸打媽媽、甚至還會打我們的事情也被同學知道……想到這里,我不寒而栗。為了不讓同學知道,為了不再讓媽媽為我擔心,我想出了一個辦法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像往常一樣,背上書包離開家,可我沒去學校,而是去了往常跟弟弟常去的一個小公園里。本以為這樣我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,可是,還沒過一小時,我就被焦急的班主任和媽媽找到了。

我們家的事情,還是被班主任知道了,她沒有罵我,也沒有像小勇那樣笑我。班主任老師告訴我說,她會和我們一起想辦法,讓我好好讀書。

沒過幾天,我放學回到家中看到幾位和藹的叔叔阿姨,他們在跟爸爸媽媽聊些什么,爸爸低垂著頭,媽媽不停地抹著眼淚。見我進來,一位阿姨把我帶去家外面的小石桌盤前,和藹地告訴我說,她是一家專門處理像我們家這種情況的機構的工作人員,希望給我們些幫助。

我腦子暈暈的,也不太明白阿姨的意思。

個案自述

接下來,班主任告訴我說,那位阿姨來學校幫我交了本學期學校的餐費。我也常常聽媽媽說去找社區和社工哥哥姐姐,就連爸爸也慢慢的減少了喝酒的次數和酒量。一個月后,媽媽帶著我和弟弟一起參與了一次外出活動。

在那次活動上,我看到了很多小朋友和他們的媽媽,我才明白,原來他們的媽媽也是像我媽媽一樣,常常被爸爸打。這些小朋友也和我一樣,很害怕爸爸的暴力。那天我跟弟弟認識了很多小伙伴,我們不用擔心其他人覺得我有一個會打人的爸爸。

組織活動的阿姨們還告訴我們說,爸爸媽媽打架,并不是我們的錯。我和弟弟還學習到了很多當爸爸打媽媽時,我們如何保護自己的知識:原來除了偷偷的跑掉,我們還可以做很多,那天我們真的玩得很開心。

鄉村守望者

在后面的兩個多月時間里,社工哥哥姐姐們會在每個星期六回來陪我和弟弟做作業,帶我們做游戲一起認識情緒、認識暴力。每次,我和弟弟都可以學到很多知識。

個案自述

慢慢的,我們去學校上學也不再擔心被其他人知道我們家的情況了,我還交到了很多朋友,雖然,我不知道爸爸什么時候可以不再打媽媽,可是我想,我一定會有很多辦法來面對暴力!

反家暴

據全國婦聯的統計,在我國的2.7億個家庭中,遭受過家庭暴力的婦女高達30%,而這個數字只是公開調查的數據,在“男尊女卑”、“家丑不可外揚”的傳統文化下,許多受虐婦女只能沉默忍耐。在我國,每7.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遇家暴。

如果您身邊有人遭遇家庭暴力,請告訴她們一定要采取行動,2016年3月1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》正式實施,專門的婦女維權公益熱線為:12338 。

在最后,我們呼吁您:

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,反對家暴,保護自己,給孩子一個幸福的童年!

云南

項目詳情

鄉村守望者”項目于2018年8月1日在米公益平臺上線,項目計劃透過返鄉青年建立和運營鄉村社區兒童活動中心,陪伴鄉村的留守兒童與老人,推動鄉村合作社的發展,帶動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脫貧。

反家暴  

- End -

 

上一篇下一篇

推薦文章

熱門文章

媒體報道

免费韩漫无遮漫画_日本AV无码_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_久本草不卡中文字幕